此處為作家「華澪」的個人創作消息公告部落格。
我掩上宮門,在這裡登基為王;戴冠即位式,由你舉行。

2013年9月8日 星期日

《雲光》



我總想問。
如果我能以陌生的角度,向你介紹這個人,這個女子,那麼請告訴我,該以怎樣的措詞,怎樣的語氣,才能讓你覺得她無懈可擊?

不是親切的暖陽,卻也做不成冬夜的霜,半調子的不協調音,晃晃悠悠的,路過了幾重巔巒。
渴望被了解,卻害怕了解他人,油滑而世故的誠實,沒有人不上這樣的當。
「如果不是全給我,那就全都別給我。」
不透明中的透明,她總是站在雲外的光點,以摩擦係數零的姿態,調笑度日。
是一種等待著被打敗的心態,我猜。
「你知道嗎?對付笨蛋最好的辦法,就是偽裝成比他更笨的笨蛋。」
鼓掌的音量那樣自然,讚美的笑容又太真誠,樂於取悅對方也許是一種專屬於她的原罪,悄然隱去的,是眉梢那抹輕佻。
虛心求教是她的本領之一。
「我實在愛看人得意忘形的樣子,真的。」
管她那句「真的」在眉眼之間多真,情深意切的稀薄度只有天曉得。
責備她將自己扭曲成這般壞心眼樣態,而她卻努嘴一如孩童,哼笑一句孟子曰「余不得已也」輕巧開脫。
忘了提,「皆大歡喜」以及「何樂而不為?」也是她的日常用語。
有時鬧得兇了,連我也忍不住了,總得吼她幾句:
「妳夠了沒有?再這樣惡質下去是會惹人討厭的!」
「不惡質了我就會討人喜歡嗎?」
她甜滋滋的反詰教我無以為繼,除了低頭默認或是摸摸鼻子退開,也沒什麼別的可抗辯。
世道不就是如此嗎?這方面她有理。
至今我仍沒有贏過她,或許該說是我太放任她了,放任她一天天勢力坐大,放任她一點一點蠶食鯨吞。
放任她漫無邊際的奇異遊戲……

放任她,偶爾成為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