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處為作家「華澪」的個人創作部落格。
我掩上宮門,在這裡登基為王;戴冠即位式,由你舉行。

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鳳神醫萬聖節番外》

圖片來源

【白家的情況】
   一入夜,櫻蝶就逼著蜂要和馮香,穿戴上她精心縫製的「小惡魔服裝」,拎著南瓜月石燈,前往書房找師父討糖去。
  書房門一開,三人便按照排練好的隊形,由馮香領頭,一躍而到師父面前,大喊:
  「不給糖就搗蛋!!」
  原本坐在書案前垂首讀書的鳳洵白,聞言後緩緩抬首,幾不可見的挑起單邊眉,沈默片刻後,他面露輕蔑的神情,以指節敲著桌面道:
  「搗啊。」


  「咦?」面對師父出乎意料回應,馮香一時目瞪口呆無法回神,手足無措的轉頭打算求救,卻驚愕發現......蜂要櫻蝶那愛起鬨的兩人卻早已不見蹤影!?
  可惡啊!一定是看苗頭不對就跑了啊!
  正當馮香驚覺自己已然被當作替死鬼,暗自咬牙切齒之際,卻聽見師父那涼到谷底的嗓音:
  「為師還不知道妳閒到這等地步?去把櫃上那本《古藥學典》捧來,從上回那頁繼續。」
  沒有反抗的餘地,馮香只能在心中哀嚎不已,對窗外傳來的竊笑二重奏聽而不聞,認命的遵從師訓了。

【朱家的情況】 
  「不給糖就搗蛋!」
  不曉得是上哪聽來「果現界萬聖節有糖吃」這回事,於是鳳朱悸根本不管兩方世界的時間差異,很應景的裝了對黑貓耳在頭上,拎了一個大麻袋,非常厚臉皮的對自家徒弟涎著口水討糖吃。
  傅峻推推鼻梁上的眼鏡,像是早料到自家師父會來這一招,他只是平靜無波地瞟了眼鳳朱悸頭上的毛茸茸貓耳,沈穩問道:
  「師父怎麼突然想過果現界的節日?」
  「唔!」
  差點要將「當然是為了可以光明正大的只吃甜食當三餐啊!」這種絕對會被徒弟唸臭頭的真心話說出口,他連忙緊急煞車,腦袋轉了轉,討好似的開口:
  「唉唷,當然是為了讓我親愛的徒兒,好好回味一下在果現界生活的時光啊!不然要是你太想家,得了思鄉病還得了?」
  「喔?」
  「小峻峻你那什麼懷疑的眼神!?太沒禮貌了!師父我可是對徒弟百般體貼的!你都不知道我多辛苦,為了這節日準備了這麼多!你還不知感恩?嗚嗚嗚嗚我就知道我命苦......
  為了不讓那個木頭臉徒弟發現真相,鳳朱悸努力的聲先奪人,又扯著袖子趴在牆上假哭,戲劇效果十足。
  傅峻則絲毫不受影響,靜靜轉身往廚房去,小心翼翼端出一個看來非常美味豪華的20吋奶油水果蛋糕。
  「體恤師父的辛勞,徒弟特意準備的,請師父慢用。」
  看到平時處處管制自己飲食的那個不肖徒弟,此刻竟然端出這麼大的手作蛋糕!依照傅峻「説到作到」的嚴謹性格,鳳朱悸也明白這絕不是什麼整人蛋糕!他是真心要作給自己吃的!
  但這是為什麼!?是傅峻腦子燒壞還是世界末日要到了!?
  根本忘了要繼續假哭這回事,鳳朱悸壓根無法擠出話來,貓眸般的紫瞳頓時蓄滿了感動的淚水,彷彿什麼獲知得獎瞬間的奧斯卡影星,激動得無以復加。
  「我、我、小峻峻~~~~~~!!」
  感動至極的鳳朱悸雙手大開,倏然朝自家徒弟飛撲過去,卻被傅峻不動聲色的閃開,讓鳳朱悸摔個鼻青臉腫。
  「小、小峻峻?」
  不顧鳳朱悸因為撲了個空而一臉驚愕,傅峻只是從碗櫃抽過一根叉子,動作自然流暢地將叉子塞入坐在地上的師父掌中,低聲道:
  「師父,請慢用。」
  天堂般美食當前的景象,讓鳳朱悸完全忘了計較徒弟不敬的行為。他仍然興奮萬分的握住叉子,爬上餐桌,一把將叉子戳入蛋糕,展開了蠶食鯨吞的猛烈攻勢!
  「唔!!吼吼枯!」(好好吃)
  鬆軟甜香的奶油與蛋糕,搭配濃烈果香的氣息,讓鳳朱悸覺得自己不像在過「萬聖節」,倒是像過「聖誕節」了!
  好吃得都快讓天使都來帶走我了啊……
  正當鳳朱悸一臉幸福洋溢,輕輕鬆鬆在幾分鐘內嗑掉半個蛋糕之時,就聽見那個在一旁正襟危坐的傅峻,平靜如昔的問了聲:
  「師父,蛋糕好吃嗎?」
  「好吃!好吃好吃好吃!超好吃的!小峻峻幫我到酒窖裡幫我拎兩瓶果雕酒來,甜食配甜酒會更美妙啊!」
  「酒窖讓我給鎖上了,鑰匙我會妥善保管。順帶一提,吃這個蛋糕的代價是一百年內都不能喝酒。」
  「!什、什麼?!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正在美夢中的鳳朱悸,聞言彷彿被人用冰水狠狠潑醒一般,對於一個「甜食與酒」正是畢生兩大死穴的他,霎時間全身都涼了半截。
  原本甜美的蛋糕此時卻如同石塊,硬生生哽住他的喉嚨,讓他嗆咳不已。難以置信的表情上,還殘留著幾坨奶油。
  此時的他突然沒有胃口了。
  「耶!?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唔唔唔唔!」
  傅峻連聽完那串鬼哭神號的耐心都無,只是又叉起一大塊蛋糕,直接把鳳朱悸那張抱怨的大嘴塞住,趁著自家師父還來不及吞下那塊蛋糕,起身說道:
  「你的不正常飲食早就該改改了。」
  「可互各明明厚萬哼給的宜胡!哩互口一無背!」(可是這明明是萬聖節的習俗!你不可以違背!)
  俯視自家師父那張目眥欲裂、怒氣騰騰鼓脹著的臉,傅峻倒是能憑藉長久相處以來的默契,猜出鳳朱悸在吼些什麼。
  他再度伸出修長食指,輕推兩眼之間的鏡架,理所當然的說道:
  「是萬聖節的習俗沒錯。只是師父您選擇了糖,而我選擇了搗蛋啊。」
  
【何首烏夫婦的情況】 
  「相公,不給糖兒就搗蛋呀!」
  「……!娘子妳!妳穿成這模樣是想勾引誰!為夫好心痛!說!是哪個野男……」
  「不許你誤會!這可是我好不容易打聽來的,你這土豆子真沒情調,一點也不懂!」
  「啊?」
  「這叫『萬聖節』,聽說果現界的人呀,在今兒個都是扮成這模樣討糖吃的,挺逗的不是?」
  被太太捏住嘴的何首烏先生立即明白,是愛嫉妒的自己誤會了心愛的妻子,連忙笑顏逐開的諂媚攬住她的腰:
  「唉呀,是相公錯,娘子教得好,為夫今天受教了。」
  「知錯就好,人家眼裡明明就只有相公你呀,誤會了我,讓人委屈極了!」
   何首烏太太柔弱的順勢依偎在丈夫懷中,一面嬌嗔著用粉拳連連輕捶丈夫胸口,惹得何首烏先生心中一陣微微的酸甜,免不了又是一陣讓旁人會想吐的甜膩安慰。
  軟語啁啾過後,何首烏先生卻突然感嘆起來:
  「娘子啊,你說這果現界的人多苦!」
  「苦?夫君有何高見哪?」
  「娘子妳瞧啊,他們果現界的凡人,還得精心打扮,才討得到糖兒喫。不像妳我,光是望著彼此,就能泛出蜜來呢……」
  「唉呀夫君,你就愛鬧,羞死人家了!」
  「哈哈哈,為夫就愛瞧妳這害臊樣兒,千遍萬遍都能教為夫心癢不已啊……」
  何首烏丈夫深情款款的湊在妻子耳邊,以彷彿能溶化巧克力般的音調低語:
  「娘子都特意為我這樣打扮了,那為夫今晚自當努力給糖兒,身上的糖兒全交給妳,妳說好不……」
  「那我……就努力為夫君搗搗蛋吧
  (以下兒童不宜,請大家自行想像。)
  
【金家的情況】
從鳳洵白的住處返家不久,鳳金鳴與眠蟬主僕倆人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眠蟬,人如其名,彷彿是為了填補數百年前在地底下睡不夠的時光,只要一逮到閒暇時間,便是倒頭就睡,而且總是睡得相當香甜,很難吵醒。
今天也不例外,初入夜時分,他將自蜂要處得來的包子收置妥當,便回到自己的房間去呼呼大睡了。
但他的主子,鳳金鳴,此刻卻在計劃著一場奇妙的活動。
 過了半小時後,伴隨一聲巨響,眠蟬的門被「砰!」地撞開了!
來人正是鳳金鳴。
她一席黑紗長禮服,頭頂上戴著西洋鬼節常出現的巫婆尖帽,金色捲髮綁繫成一條麻花辮,指甲上塗畫漆黑指甲油,和豐唇上墨韻般黑唇膏,倒真有幾分果現界萬聖節的氣氛。
只可惜,那一身禮服穿在她玲瓏有致的身軀上,只顯得媚態萬千。
胸前豐穰肥沃的區域,在露肩禮服的襯托下呼之欲出;不盈一握的纖腰,則在禮服縫線的勾勒下幾欲奪去人的呼吸;開衩下的優美長腿,也隨著布料擺動而忽隱忽現……
這是櫻蝶為她準備的禮服,據說是從果現界帶來的好東西。
櫻蝶將這些物品交付給她時,還不忘呈報果現界的「西洋鬼節」遊戲玩法,這讓只去過果現界幾次的鳳金鳴大感新鮮。
數千年的日子無聊,總是要窮其各種名目大鬧一番才開心啊。
 而她遊樂的目標,當然是自家那隻欠揍的使役囉。
 「喂!眠蟬!快醒醒!」
發現轟然爆炸的開門聲居然鬧不醒自家使役,鳳金鳴只好不放棄地往前踏入室內,直接來到眠蟬的床邊,又吼了幾聲。
不像鳳洵白家的兩隻使役睡在牡丹裡頭,眠蟬擁有自己的臥房,也大多以人類姿態入睡,說是這樣比較容易清醒。
床上的眠蟬此時也是人類童子姿態,身上的灰衫未褪,但包包頭已然散放。
他的睡姿非常端正,雙手平和地交疊在胸腹之間,黝黑的俊秀面容神態安詳,在月石燈的微光下,襯出幾分惑人光影。
「喂~~~~~!快給我醒醒哪!」
雖然眼前的景象如此寧靜美好,但看慣自身使役的鳳金鳴並沒有欣賞眼前人的興致,一心只想鬧醒對方,非要對方陪自己一同玩樂才甘願。
「不給糖,就搗蛋。」
雖然櫻蝶是這麼教她的,但鳳金鳴壓根就算好自家使役身上根本沒可能放糖,這樣一來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作亂,藉機好好惡整自家使役一番。
乾脆伸手揪住對方的衣領,使出天生怪力狂扯亂搖,好不容易才把自家貪睡的使役給弄醒了。
「……主子有事麼?」
睜眼數秒鐘後隨即閉眼,氣得鳳金鳴對他又是一陣搥打,折騰好一番功夫後,眠蟬才勉強清醒數分,撐起單臂坐起上半身,用極其無奈的眼神對上自己主子。
「為什麼裝扮成這模樣?莫非主子也時興果現界的洋鬼節麼……?」
揉了揉自己的眼,如夜深邃的眼眸努力聚焦,瞟向立在床邊的鳳金鳴。
只見她平日披散著的金髮綁成髮辮,鉤掛在裸露在外的優美頸項線條旁,隨著呼吸起伏的鎖骨,真的讓人感覺不到半分恐怖,只有引人遐思的份。
大概是因為剛從睡眠中甦醒,眠蟬平日眼中那種三分狡黠、六分輕蔑、一分虛假的溫良,此時竟全數化成平靜無波的單純疑惑。
「是西洋鬼節啊!又叫萬聖節哪,你既然知道那就好辦了。」
她伸出塗滿黑色指甲油的纖指,攤開嫩白掌心,墨唇勾起,笑得極為奸巧燦爛:
「快給糖,不然我可就要搗蛋,讓你沒法繼續睡了!」
聽聞自家主子的威脅,眠蟬倒是沒多大反應,只是半瞇了瞇細眸,慢條斯理的以指尖梳整自己柔順如夜河的黑髮,微微皺眉,沉吟道:
「那還真是讓小的難為啊,主子平素不好甜食,小的自然也沒有準備,這可怎麼辦才好……」
見自家使役一臉苦惱,鳳金鳴心中卻是相反的大喜,正要大笑說:「那就不用煩惱了,我就想搗蛋!」然後再歡天喜地的說出自己計劃的許多懲罰遊戲,卻又忽然見到眠蟬想起什麼似的,抬頭衝著她笑了出來:
「不過主子別擔心,陪主子玩果現界洋鬼節遊戲這點事兒,小的還是辦得到的。」
「辦得到?你怎麼可能辦得到,你身上又沒糖?」
行事作風強勢,一向果斷剛強的鳳金鳴,碰上自家使役這種彎彎拐拐的性子,常常只得落得這種摸不清頭緒的境地。
「雖說沒有糖,但小的睡前特地去後山汲吸了不少樹汁,甜而不膩,滋味比起糖塊應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眠蟬此時笑瞇了眸,神色之間又恢復了平日那種虛假的溫良恭儉,他向鳳金鳴招招手,示意她在床畔坐下。
「好啊,拿來吧。」
滿心失望的鳳金鳴一屁股坐上床邊,沒好氣的再度伸出手,正打算接過眠蟬說的樹汁,卻發現自己收到的,竟不是裝成一罐的瓷瓶……
 「那麼主子,您接好了。」
隨著眼前一陣陰影覆蓋,迎來的,竟然是自家使役的……唇。
眠蟬細長的指掌輕扣自家主子的後腦,稍稍偏側了頰面,然後以自己薄巧的唇,貼上她塗著墨唇膏的唇角。
隨即,不知道該稱作是「舌尖」還是「刺吸式口器」的某處,輕而易舉地就著她的唇縫穿入,探進她的芳唇。
然後在她還來不及推開他的瞬間,從他的唇渡來了極其清甜可口的樹汁,滲入她的口腔。
過了數秒,就在鳳金鳴回神要揍他之際,眠蟬卻退回了身板,放開了她的後腦,神色自然地以袖口抹了抹自己的唇角,露出絲毫沒有雜質的純淨微笑:
「主子還滿意嗎?這是後山的樺樹汁,特別清甘,小的很是喜愛。作為洋鬼節禮物,小的認為是再適合不過了。」
重獲自由的鳳金鳴根本沒打算聽他的專業說明,也沒聽他在身後聽似恭敬地的涼涼補了一句:
「主子,萬聖節快樂啊,若是還想討糖,小的嘴裡還有。」
她只是以鳳凰疾飛的光速,直接奔出室外,把那一口根本沒臉吞下去的樹汁,盡數吐在門口的溪流裡。
 那一夜,眠蟬得償所望睡得香甜。
而那位名為「鳳金鳴」的鳳家金系神醫,從那之後再也沒敢打擾自家使役的睡眠了。
  
謹以此文祝福大家萬聖節快樂囉!A_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